任天堂的中国实验:一场持续15年的中文化运动

来源: 爱范儿 作者: wmw 发布时间:2017-10-31 09:55

  10月19日,任天堂的新主机Switch更新了4.0.0系统。

  在新系统中,有一个连官方更新日志都没有提及的小更新:虽然系统界面还是以英文显示,但 Switch 游戏已经可以直接调用系统字库来显示中文了。

  实际上,这是任天堂为了即将到来的中文游戏浪潮做准备。

  10 月 10 日,任天堂官方 YouTube 频道 CHT Nintendo 发布了一段名为‘中华圈用游戏阵容影片 2017’的 Switch 游戏宣传片,展示了多款中文化的 Switch 游戏——沉寂许久的任天堂中华区游戏,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现阶段,已经公开支持中文的 Nintendo Switch 游戏,已经超过了 60 款,其中不乏《异度神剑 2》、《上古卷轴 5》这类文字量较多的 RPG 巨制。

  9 月 14 日,在任天堂的游戏直面会上,腾讯《王者荣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宣布将于今年冬季登陆 Switch 平台。

  最近几个月,任天堂与中国市场的联系愈发紧密,《华尔街日报》认为,任天堂正在寻求更多的机会进军中国市场。在《Arena of Valor》宣布登陆 Switch 之后,任天堂的股价来到了近五年来的历史高点。

  实际上,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任天堂就一直与中国市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而这一切,与一家合资公司密不可分——iQue 神游中国。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

  1994 年,任天堂与香港玩具代理商万信签署行货代销协议,由万信中国有限公司负责在中国大陆销售任天堂的软硬件产品,并提供售后服务。中国大陆的首款任天堂行货游戏机,就是由万信代理的 GameBoy。

  由于万信仅仅是承担分销商的职能,因此在游戏软件本土化方面并没有投入太多心力,中国行货游戏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英文,游戏的中文名称也比较混乱,许多译名如今已经不被官方所承认。

  (万信代理的中文版 GameBoy,图片来源:Consolevariations)

  当时,万信同时也是任天堂在香港、台湾地区的代理商,因此在当地引入《Pokémon》时也分别译为《宠物小精灵》和《神奇宝贝》,也就有了两套迥然不同的翻译体系——直到 2015 年,《Pokémon》的中文译名才统一为《精灵宝可梦》。

  对于任天堂来说,20 年前的中国市场虽然颇具潜力,但是否值得投入仍有待观察。

  2000 年,中国政府颁布《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其中第六条规定:

  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除加工贸易方式外,严格限制以其他贸易方式进口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

  这就是对中国电子游戏史影响深远的‘游戏机禁令’。在此之后的十余年里,‘游戏机’三个字对不少中国人来说都是洪水猛兽般的存在。

  可偏偏就有人选择驾着洪水猛兽逆流而上,颜维群博士(Dr.Wei Yen)便是其中之一。

  (颜维群博士,图片来源:TGBUS)

  2002 年,颜维群与任天堂以对等方式投入包括资金、技术、专利和软件版权等各类资产,成立了神游(iQue)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2900 万美元。

  颜维群何许人也,竟能与任天堂平起平坐?

  在创立神游之前,美籍华裔颜维群曾是硅谷图形公司(SGI)的资深副总裁,主导了 SGI 对美国麦普司技术公司(MIPS )的收购案,并兼任第一任总裁。

  在颜维群的带领下,MIPS 不但扭亏为盈,还成功打入了主流消费市场。索尼 PlayStation、任天堂 64 等游戏机都采用了 MIPS 的芯片。此外,颜维群还是美国 iKuni 公司、台湾宏碁集团的董事。

  颜维群身上,有着无数耀眼光环:

  OpenGL 图像界面软件的共同发明人

  美国数字有线电视系统的共同创始人

  16 个微处理机对称分布式 UNIX 系统的发明人

  ……

  凭借着强大的个人影响力,颜维群得以与作风保守的任天堂达成合作,在中国大陆开展游戏机业务。

  公司是开起来了,可产品要如何落地呢?2003 年《大众软件》曾经对颜维群做过一个专访,当时颜维群是这么分析中国游戏市场的:

  我在选机种的时候,有两方面的考量,第一是 iQue 自己研发的机种,一定会与国外的机种有某种相容性,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有开发更高端的软件的可能,我们会保持这个相容性。第二,不管是研发还是引进,有一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就是因盗版软件而产生的后果。

  颜维群思前想后,最终为神游带来的第一款产品,是‘神游机’(iQue Player)。

  ‘神游机’是一款专门为中国大陆打造的定制型游戏机,以 1996 年上市的任天堂 64(N64)为原型进行改造,由神游自主进行小型化,让机身与手柄合二为一,插入电视即可直接玩游戏。售价也比较亲民,仅售 498 元。

  ‘神游机’没有实体卡带,游戏均存储在一张 64MB 的闪存卡上。玩家需要到线下店面购买‘神游票’,之后通过自助机器‘神游加油站’进行写入,每写入一款游戏,只需花费 48 元。

  后来,神游科技又开放了‘神游在线’(iQue@Home)平台,供玩家在家通过网络下载游戏。

  (卖场里的神游机,图片来源:iQue)

  2003 年前后,游戏主机市场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索尼 PlayStation 2(PS2)、任天堂 GameCube(NGC)、微软 Xbox 等主机在日本、欧美地区激战正酣,就算是在国内也可以通过水货渠道购买到这些新款游戏机。

  这时候,针对中国市场却推出了一款落后于时代的游戏机,难免引起非议。

  但仔细看‘神游机’,却又是一款很符合颜维雄理念的产品。不仅神游科技参与了研发,而且价格相对动辄一两千的新款主机来说,也非常有竞争力。此外,数字游戏的方式也很好地解决了当时盗版卡带问题。

  为新兴游戏市场推出‘定制游戏机’的理念,甚至对任天堂产生了长远的影响。2015 年,时任任天堂社长的岩田聪先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曾表示:

  如果我们不准备些新产品,我们就很难打进这些市场。对于大众市场来说,你需要提供一些(当地)中产阶级能够负担得起的产品。

  我们认为中国市场确实极具潜力,但解除‘游戏机禁令’并不意味着解决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所有困难,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任天堂将调整产品的定价,以适应新兴市场的消费者需求。

  遗憾的是,这款为中国大陆专门定制的‘神游机’,最终销量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惨淡。颜维群预计能卖出 100 万台,但实际上销量不到两万台。

  ‘神游机’的惨败,直接导致了后来行货版 NGC‘神游盒子’难产。触乐网曾采访过神游前员工,该名员工透露:

  如果不是因为神游机销量不佳,老任的中国实验就是这么一条路走下去了,以后的行货主机都会以这个形式推出,直到最后全球都采用同一标准。

  (当年‘神游机’的情人节宣传海报,图片来源:iQue)

  神游中国的沉浮录:成也盗版,败也盗版

  虽然在游戏主机市场惨败,但神游在掌机市场却收获颇丰。

  2004 年 6 月,神游引进了 GameBoy Advance(GBA)的国行版本 iQue GBA,俗称‘小神游’,售价 590 元,随机附赠《超级马力欧 2》和《瓦力奥寻宝记》两款游戏;10 月份,神游又引进了采用盒盖设计、带有背光的小神游 SP(iQue SP,即行货版 GBA SP),售价 688 元。

  小神游凭借颇具竞争力的价格、良好的售后服务以及兼容性好(可以直接运行绝大部分 GBA 游戏)等优势,很快就抢回了被水货 GBA 占据的市场。

  2005 年到 2006 年期间,双屏游戏机 NDS、NDS Lite 的行货版本——神游 DS、神游 DS Lite、神游 DSi 相继推出,DS 系列的行货版卖出了超过 30 万台,销售额达到 4 亿元人民币。这段时间,堪称神游科技的鼎盛时期。

  然而,靠硬件销售为主的经营模式,也让神游陷入泥潭之中。

  众所周知,游戏机的主要收入来源并非只有硬件,游戏软件是得以进一步持续发展的利润来源。

  以任天堂最新的游戏机 Switch 为例,截止至 6 月份,全球共卖出了 480 万台 Switch,而 Switch 平台上的任天堂游戏则卖出了 1360 万套——对于任天堂这样同时兼顾软件与硬件销售的公司来说,这两大收入来源缺一不可。

  可神游在中国的游戏销售之路,却面临着三大难题:

  海外游戏的本土化工作

  中国有关部门对进口游戏的审核

  中国市场猖獗的盗版游戏破解

  从‘神游机’开始,游戏本土化就是神游科技的主要业务之一。根据神游前员工的爆料,当时任天堂对游戏中文化并没有采取足够的重视,因此神游很难拿到游戏本土化的授权。有时候神游甚至是先完成本土化工作之后,再向任天堂本部拿版权。

  这种‘先斩后奏’的形式加剧了神游本土化工作的难度,神游的技术人员开发出专门用于中文化的中文字库,甚至还出现了神游官方从民间汉化组招聘的现象。

  尽管如此,神游还是贡献了一大批精彩的中文化游戏,其中既有《罪与罚-地球的继承者》、《密特罗德-零点任务》这样的硬核游戏,也有《耀西故事》、《动物森林》这样的休闲游戏。神游不仅汉化了图片与文字,甚至还请来专业配音演员进行配音工作,有些游戏内容甚至根据国情进行了大量的本土化处理。

  以‘神游机’上的模拟经营类游戏《动物森林》为例,这是一款在虚拟社区中模拟生活的游戏,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同步,拥有极其丰富的节日事件。在不同国家发行的《动物森林》,会根据当地特色定制一些特殊的事件,日版的《动物森林》中,会有‘盂兰盆节’相关的游戏内容,而在神游版里,则加入了‘中秋节’的游戏内容。

  (神游引进的中文化《动物森林》,图片来源:iQue)

  但是,光有游戏还不够,如何及时地通过审批、发行上市才是个大难题。

  与如今 PlayStation 4、Xbox One 等国行主机游戏不同,如今是以‘进口游戏’的名义进行审批,即便是在申请材料准备齐全的情况下,一般也要等一个月才能发行。

  而在‘游戏机禁令’解禁之前,游戏主要是以‘电子出版物’的名义进行发行,游戏机则命名为‘掌上娱乐系统’。游戏一般需要经过新闻出版署以及文化部的审核,流程长达三个月。

  由于当时相关从业人员主要是以审核音像制品为主,对游戏审核缺乏经验,因此审核也就更为耗时耗力。神游内部有不少已经完成本土化的游戏(如《塞尔达传说:魔力面具》等)就因为审批问题最终未能面世。

  (未能过审的《塞尔达传说:魔力面具》,图片来源:iQue)

  比审核更棘手的问题,是盗版。

  小神游等掌机上市之后,神游科技开始发行实体游戏卡带。与数字游戏相比,实体卡带的生产制造、物流仓储、渠道发行等成本都比较高,每张卡带市场定价在 200 元左右。

  2004 年,神游的正版 GBA 卡带刚上市不到一个月,就遭到了国内黑客的破解。当时的小神游由于欠缺网络通信功能,也就很难通过网络更新的方式来填补漏洞。

  破解极大影响了神游的利益,打乱了小神游在国内的发行节奏,甚至当时有杂志发出了‘小神游终止汉化?’的报道。

  不过,后来神游官方澄清道:

  神游现在只是暂时停止新汉化游戏的发行上市工作,这是在出现有效的版权保护措施之前所采取的临时行动。而多款游戏事实上还正在汉化中,汉化工作并没有像这本杂志说的那样‘中止’或‘终止’。

  尽管官方出面辟谣,但不难看出神游的中文化工作确实遭到了打击。由神游发布的中文 GBA 游戏只有 8 款,iQue DS 中文游戏也仅仅 6 款,此后便再无下文。

  (‘小神游’正版卡带,图片来源:露天拍卖)

  Wii 的夭折与神游的巨

  2007 年 12 月,一款名为‘神游影音互动播放器’的产品通过了 3C 认证。实际上,这就是当时已经火遍全球的体感游戏机 Wii,这也是时隔 4 年之后,神游再次踏足家用游戏机产品。

  Wii 是任天堂于 2006 年底发布的家用游戏机,Wii 容易上手的体感操作俘获了大量非核心玩家的心,引领了体感游戏的风潮。截止到 Wii 停产之时,全球销量已经超过了 1 亿台。

  值得一提的是,Wii 的研发也离不开颜维群博士的支持,Wii 手柄的软件驱动就是由颜博士旗下另一家公司 AiLive 与任天堂合作研发的。

  (神游版 Wii 概念图,图片来源:Engadget)

  当时,传闻神游版 Wii 将延续小神游的政策,兼容日版以及美版游戏,1850 元的售价也比较亲民,并准备将于 2008 年奥运会期间上市。在接受媒体咨询时,神游科技相关负责人还曾回答道:

  简体中文版的任天堂 Wii 游戏机肯定会在明年的某个时候在国内上市,游戏方面不仅会引进国外大作,也会有国内自主研发的产品,还会设立中文官网。

  然而,直到今天也没能看到国行版 Wii 发售。

  关于国行版 Wii 的难产,至今官方也没有正式回复过,坊间说法则传闻与审批有关。神游的第二台家用游戏机,未投入市场便已胎死腹中。之后,颜维群博士抛售了手里的神游股份,退出管理层,回美国去了。

  神游科技自此成为了任天堂的全资子公司,合资公司成了外资企业,大量人才流失,开始由盛转衰。

  直到 2013 年 12 月,神游才引进了任天堂的新一代掌机 iQue 3DSXL,内置《超级马力欧-3D 乐园》以及《马力欧卡丁车 7》两款游戏,售价 1699 元。此时,距离任天堂 3DS 主机已经发布三年有余了。

  iQue 3DSXL 时期,智能手机正在蚕食掌机的移动游戏市场,而神游面临的挑战还不止如此。当时,任天堂发行游戏的策略也发生了改变。

  在 3DS 上市时,任天堂为其加入了专门的运行系统,并实行‘锁区’政策,即同一地方发行的 NDSi 游戏机,只能运行当地版本的游戏——通过这项政策,任天堂可以灵活地调节不同地区游戏的售价,进而保证不同地区渠道商的利润。

  对于市场正规的日本、欧美市场来说,‘锁区’并不是一件让人十分困扰的事情。因为在正版意识较强的发达国家,游戏有正规的发行渠道,对于盗版游戏打击力度也比较大。一般玩家都是通过正规渠道买到在当地发行的游戏,极少存在买错游戏版本的问题。

  此外,锁区政策也导致大部分任天堂游戏都只内置了当地语言,比如日版游戏就只有日文,美版游戏就只有英文,而神游游戏就只有中文。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市场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水货渠道的游戏机和游戏鱼龙混杂,各种地区版本的都有。因此,实行‘锁区’就会导致神游的 iQue 3DSXL 只能运行少量的中文游戏,大量优质游戏被‘锁区’排除在外,甚至有些内置中文的日版游戏,也因为锁区问题导致 iQue 3DSXL 无法运行。

  (内置中文的日版 3DS 游戏,iQue 3DSXL 无法运行)

  对游戏机来说,没有游戏可玩,可谓是致命的缺陷。最终,国内的大部分任天堂游戏玩家只好选择可玩游戏更多的水货产品。

  2016 年,神游 DSi 商店、神游机等服务陆续停止服务;2017 年 7 月份,在任天堂最新的一期财报上,神游(iQue)科技的职能已经从‘销售’转为‘研发’——同样负责中华圈业务的任天堂香港分公司,则仍然具备销售职能。

  对神游来说,职能的转变,或许也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起点,就是《精灵宝可梦》。

  (iQue 和任天堂香港在职能方面大有不同,图片来源:Nintendo)

  宝可梦请愿引发的中文游戏潮流

  《精灵宝可梦》是《Pokémon》系列的官方中文名,在此之前,这个游戏更为国人所熟知的名字有三个:

  口袋妖怪

  神奇宝贝

  宠物小精灵

  早年,任天堂并不重视游戏的中文译名,这就导致了《Pokémon》的中文名相当混乱,在任天堂作出决策之前,以上三个名称就已经被其他公司抢注了。

  2007 年,中国大陆出版商为了引入《Pokémon》的漫画、动画,与《Pokémon》官方的版权方达成一致意见(包括小学馆集英社、任天堂、Pokémon 等),决定将‘精灵宝可梦’定为官方译名。《精灵宝可梦》译制导演张丽莉表示:

  经过几次讨论,在诸多备选的名字中,最终确定了‘宝可梦’这三个字,既接近原文的发音,而且每个单字或者三字合在一起都是好意。

  后来又考虑到‘宝可梦’是一个重新组合词,恐怕一下子很难让小观众们记得住,于是前面再加上‘精灵’二字,最终就成了‘精灵宝可梦’。

  虽然动画、漫画作品早就有了正式译名,但中文化的《精灵宝可梦》游戏却迟迟没有出现。

  2013 年,内置七国语言的《Pokémon:X/Y》正式上市,由于没有中文版本,引发了不少中国玩家的指责。一年后,预订在香港地区发售的《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同样没有中文版本。

  繁体中文不包括在内,敬请见谅。

  刺眼的提示挑拨着中国玩家的敏感神经。

  (《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图片来源:Nintendo)

  2014 年 7 月,百度贴吧‘口袋妖怪吧’的用户 koutian1xiaotu 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决定在 8 月份的‘宝可梦世锦赛’上向 Pokémon 公司的高管石原恒和、增田顺一面呈《口袋妖怪汉化请愿书》。按照 koutian1xiaotu 的设想,汉化请愿活动主要分为三个环节:

  用中文撰写请愿书,并在网上征求中国玩家的修改意见,形成定稿

  寻找日语强悍的志愿者帮忙,将中文请愿书翻译成日语,仔细校对

  对请愿书的排版、字体等进行简单设计,在美国复印成品当面呈交

  这一想法得到了大量玩家的支持,于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游戏中文化请愿活动就此展开。玩家们建立了专门的中文化请愿网站,晒出了曾经购买过的 Pokémon 游戏和周边、制作了专门的中文化请愿的宣传影片、还有大量自主投稿的中文化请愿画作……

  经过 20 多天的努力,请愿书终于递送到了 Pokémon 公司手中,而对方也给出了较为积极的答复,表示将会考虑中文化的问题。

  (《口袋妖怪汉化请愿书》,图片来源:52Poke)

  转机发生在 2015 年 7 月 10 日,在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Pokémon 公司正式确立了大陆地区的官方中文名称为‘精灵宝可梦’,不再局限于动画、漫画作品,而是对整个品牌名的重申。

  半年后,在 2016 年 2 月 26 日晚上,公众号‘任天堂香港’推送了一条消息,文章内容只有一句话:

  為華語地區玩家準備的特別影片。

  在这短短几分钟的录像中,Pokémon 公司董事长石原恒和宣布,系列最新作《精灵宝可梦:太阳 / 月亮》将推出简体 / 繁体中文版本,并将于 11 月份 18 日全球同步发售。

  发布这条消息的‘任天堂香港’公众号,认证主体为:神游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在 iQue 3DSXL 折戟之后,时隔多年,神游科技再次走进广大玩家的视野,《精灵宝可梦》游戏的中文化,正是由神游科技负责——在玩家的呼声中,任天堂和神游又一次重拾了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在神游官网上,唯一在招聘的是研发岗位,工作职责主要有三点:

  从事任天堂相关平台的游戏软件项目开发

  根据项目具体情况,与美术及设计人员共同合作完成项目的开发

  从事与项目有关的工具软件的开发

  根据工作内容推测,这将是会是一份与‘中文化’相关的工作。实际上,目前任天堂推出的大部分游戏,也都是由神游来完成中文化。

  在中国市场摸打爬滚了十五年,任天堂和神游从未放弃过对中国电子游戏市场的探索。

  从因地制宜的‘神游机’,到以硬件销售为主的‘小神游’,再到游戏内置‘简繁中文’——面对中国这个庞大又复杂的市场,任天堂一直在揣度着合适的尺度。

  这家老牌日厂和他的中国子公司,尽管从未正式以‘任天堂中国’的身份展示在公众面前,但当一款款任天堂游戏宣布中文化时,每个为之振奋雀跃的玩家都知道,任天堂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