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龙过江 进军台湾手游界须知道四件事

来源: 游戏产业网 作者: 游戏产业网 发布时间:2016-07-06 16:21 浏览次数:

  “谷歌调查显示,台湾的下载市场可以在全世界排进前五甚至是前三名,这说明了这个市场有它一定的魅力。台湾是一个具有消费实力的市场,这个市场我们愿意开放给大家,不是猛龙不过江,只要有本事,我们都欢迎你把这个市场拿下来。”

  ——CSGIS台湾代表团团长&乐升科技董事长 许金龙

  在5月22日召开的两岸游戏产业高峰论坛及产品对接会(简称CSGIS)上,台湾代表团长许金龙先生甫一开场,便以上面这段掷地有声的开场白反客为主,乐观自信亦不失风度地为大会拉开了序幕。此次会议吸引了两岸各地300家企业共600余人参加,选址与亚信峰会同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声势不可谓不浩大。同时,这也是该会议第一次在大陆召开(此前均在台北),更多本土厂商得以与台湾同行零距离接触交流,双方彼此之间揭去了不少神秘面纱,许多联手双赢的合作商机也藉此浮出水面。人们发现,大陆与台湾在手游市场的利益点居然充斥着如此之多的共性,但却也并不是简单的成功复制。下面,应邀亲临CSGIS现场的不凡游戏网将从专业手游媒体角度为您一一剖析解读峰会里传递出的四大讯号。

  一、IP的那些事儿

  “大陆的游戏公司起家多少都会涉及到版权的问题,包括动漫、金庸武侠等,这在台湾是不可能的,在台湾手游研发创业者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大陆。去年我们在台湾要发一个产品,当时我们想请台湾的一个著名女演员,我们市场部的同事跟我说,请这个姑娘要100万,我说很便宜啊,赶紧签。他们说是台币……(观众大笑)这就更便宜了。我说这是典型的大陆厂商到台湾做发行的心态。”

  ——骏梦游戏创始人 许斌

  对于许多有山寨嫌疑的手游而言,进军台湾之路可能并不顺利。台湾玩家的版权意识非常强烈,同时也拥有较高的鉴别水准,一眼就能看出从岛外来的究竟是何方妖孽,此前许多打着知名ACG旗号企图蒙混过关的山寨游戏在台湾市场上都惨遭重挫,名利双失,同时也更加深了台湾玩家对大陆厂商“人傻钱多”的看法。当然,这一点同台湾独特的游戏推广渠道也有关系,容后细禀。

  台湾厂商对待IP的态度认真到令人吃惊,一款游戏的研发成本里IP会占有极高的比重,尤其是自家IP的游戏,游戏若是做不好都不会拿出来卖,以免给品牌带来无法挽回的损害。譬如骏梦与大宇合力制作的《新仙剑OL》,前后用了整整四年,几乎是同类游戏开发时间的10倍,IP在台湾人心目中的位置可见一斑。近年来,台湾涌现出了许多热门IP游戏,如棒球电影《KANO》、大热剧集《痞子英雄》、全民动画《卡滋帮》,这些游戏与原作交相辉映,真正地做到了品牌繁衍乃至反哺。虽然这些IP在大陆并不算十分有名,但游戏本身及开发团队极具潜力价值,想在台湾挑选合作CP的朋友不妨密切留意。

  此外,大陆玩家真正感兴趣的台湾IP,则更多地留存在那些尘封的记忆中。在CSGIS的开幕致辞中,台湾团长许金龙不无沧桑地感慨道:“过去20多年来,台湾的游戏在大陆曾经有过一段辉煌的时间,但是那个时候可能在座的很多新兴人士才两三岁,那个辉煌对你们来说仿佛不存在,对我们来说也是昨日黄花。”确实如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那个PC刚刚进入寻常百姓家的年代,最早一批奋战在DOS系统下的玩家们所接触的中文游戏,几乎无一例外地来自台湾:《大富翁》、《炎龙骑士团》、《三国群英传》、《金庸群侠传》、《仙剑奇侠传》……这些承载着无数人喜怒悲欢的白金品牌在端游时代也曾在大陆市场上昙花一现过,但在激烈的同业竞争里迅速败下阵来。如今市场环境改旗易帜,也许该是这些经典IP经由手机平台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最后,在IP方面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两岸知识产权的彼此授权都是要征所得税的,税率在10%至20%之间波动,算是一个比较高昂的成本。故此,参与交易的两岸双方不如在自贸区里面对接,或者是选择一个特定区域对接,由两岸政策当局给予游戏产业税收减免,甚至是IP交易商之间彼此互免所得税,这些都是促进IP贸易交流的巧妙避税方式。

  二、游戏与灵魂信仰

  “很多大陆朋友到台湾非常喜欢参观诚品书店,你可以感受到台湾的出版,各种各样的创作是如此的开放,在这种土壤上成长起来的人才,他的血液里面,或者说骨头里面还是蕴藏着想要把游戏做多一点的气质。在将来,我觉得这种特别有爱的(人)做游戏,给游戏赋予灵魂的事情会越来越重要。”

  ——唯晶科技执行长兼创办人 詹承翰

  如果说大陆目前的手游市场口味普遍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快餐食品,那么台湾手游则是醇厚细腻的私家糕点,可能功力火候欠佳,但每一款都做得无比用心。与大陆近两年来一窝蜂地挤着开发手游不同,台湾的手游市场在这十余年里始终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在平缓发展,大部分制作手游的人并没有将其视为一夜暴富的途径,而是兼容爱好与职业的一种生活方式。台湾人自己也很清楚,整个岛屿的市场就这么大,就在这里摆着,无论何种行业,大家既不会大发横财,也不会瞪眼饿死。在这种独有的岛国氛围里,形成了台湾人独特的艺术气质,在不需要顾虑如何生存的前提下,人们考虑的只有如何生活。刚刚抵达酒店的第一天,媒体与嘉宾们在大堂里闲聊的时候,有位台湾朋友很不解地对我们说,他觉得做游戏就像画画,一个画家只有具备自发的创作欲才可能画出好的作品,继而出大名、赚大钱,但倘若这画家只是为了赚钱而画画,满脑子里都是诸如今天描个十块钱的线条,明天涂个二十块钱的颜色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画出好东西呢?顾客又怎么可能掏钱买下呢?……这些问题实在让人有些无言以对。也许,他在大陆再多留两天,一切问题自然就会醍醐灌顶了。

  对此,在以“两岸市场大不同”为主题的座谈会上,Gamelook创始人洪涛尖锐地指出了要点所在:“游戏市场对大陆来说更注重数值,而台湾的公司人文情怀比较重,真的喜欢他才会去做。而大陆的人文的东西比较少,他更多想的是如何挣钱,算这个帐。同样接收西方文化,大陆公司接收的是西方文化当中理性的一面,挣钱方面特别地理智。而台湾公司依然保留着中华文化当中人文的部分。现在大陆太理性了,整个环境是非常理性的环境,所以导致台湾产品到大陆上很难。”其实反过来推导,大陆手游在台湾又何尝不会遇到类似的难题?完全照搬大陆的运营模式来台湾发游戏,往往会酿出南橘北枳的苦果。台湾的市场小而精,常年被日韩游戏熏陶的人们——从普通玩家到游戏开发者——都拥有口味独特的审美标准,单纯想靠PVP来调动名利欲、靠日常定时活动来捆绑碎片时间、靠好友攀比来激发炫耀感的种种大陆式网游做派很难奏效,你需要审时度势地进行本地化修改,抓住时下本地市场里流行的文化G点,修改剧本对白、调整任务参数、增加独特角色……更确切一点来说,是为这款游戏赋予那么一点点灵魂。在这一点上,也许那些独立的小CP们会比大多陷入思维定势的老牌大咖要做得更好。

  三、两岸的文化差异

  “台湾是介于大陆市场和日本市场之间的市场,这个市场用户对产品有着和大陆用户的目标区别。他是可以兼容日本和大陆两种产品的市场。日本的手游更多偏向于单机,我看到日本前10名的游戏5款是没有PVP的,在大陆这是难以想象的。但是这些游戏在台湾却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骏梦游戏创始人 许斌

  既然说到文化,那就来细谈谈两岸在游戏文化方面的差异。

  首先,最根本的一点,是对西方乃至日本文化的接受度。根据一份2014年第一季度的台湾游戏媒体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在台湾游戏市场上占据主流地位的游戏类型是“西方奇幻式角色扮演游戏”,占比高达38%,而为游戏付费的理由最主要的是“喜欢游戏的剧情”,占比近30%。相比之下,大陆方面则始终是武侠修仙一统天下的局面,至于付费理由……都死光了恐怕也轮不到剧情。

  其次,是游戏的难易度。相对普遍追求轻松消遣的大陆玩家而言,台湾玩家更喜欢在难度上具有挑战的游戏。譬如《神魔之塔》这款香港人做的游戏,虽然和腾讯签约上了微信,但在大陆表现只能算是平平,因为大家普遍认为它很难玩。然而,《神魔之塔》在台湾却取得了难以想象的成功,这其中折射的并不是港台文化的畅快互通,而是大陆与台湾玩家在追求游戏性上的本质差异。

  另外,则是创作文化上的差异。在台湾的游戏研发圈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老话:“紧张的鸡不会生蛋”。作为重要创意产业之一,游戏研发环境必须要让人感到放松、开心、快乐,这是生产愉悦商品的立足之本,如此才可以让制作人员有更多新的想法与新的作品出来。在这样的研发圈子与市场环境下,山寨与换皮的情况在台湾几乎是不可能出现的,一是投资人不会答应,二来则会被玩家与同行耻笑。两种情况但凡出现其一,你今后都不必再在游戏圈里混了。至于大陆在研发方面的创作文化与环境嘛,两个字,呵呵。

  追本溯源,造成这些文化差异的根本原因还是在历史上。台湾拥有一个极其特别的地理位置,从古到今,在这座岛屿上面成长过的国度文化不胜枚举——葡萄牙、西班牙、英国、荷兰、日本、美国……故此,台湾在接受所有文化方面的内容的时候,是几乎完全没有问题的。台湾玩家最欣赏的,是游戏里独具的一种气质。就像在二十几年前,做游戏根本赚不到几个钱,但依然有许多台湾研发团队在严苛的市场环境里艰难地创作了无数传世经典,这种将游戏本身视为文化来创造与传承的精神直到今天依然流淌在不少台湾CP的血液里。相对于大陆的产品策划者们每天都在思索如何更“接地气”地赚钱而言,台湾人眼中的“接地气”则完全是另一个次元上的概念。

  然而,并不能对台湾的创作自由化一概而论地褒扬,目前台湾手游业内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即是CP方面的开发纪律比较差,经常发生预算超支或是推迟上市的事情,从而引发蝴蝶效应导致游戏“凉掉”。而大陆方面在这一部分就做得很好,开发纪律紧随市场脚步,尤其对于大型厂商而言,游戏的上市进度就像战略导弹一样精准。如果将来两岸有合资制作游戏的项目,那么融合台湾创意与大陆控管的开发方式肯定会是最优选择。

  四、如何在台湾推广游戏

  “我觉得台湾游戏发行的做法和大陆是完全不同的。从页游和社交游戏开始,台湾就比较倾向于给我们做地面的推广,比如说台湾到处都有7-11便利店,到推广经费比较充足的时候,会在西门町最繁华的路段去包下楼宇的巨幅广告。这种做法在大陆几乎是没有的。因为我们实在是城市太多,如果说做这样的地推成本和效果受不了。但是在台湾、香港、澳门都会用这样的方式。”

  ——巴别时代副总裁 万龙

  相对于大陆纷繁复杂的推广渠道,台湾的手游推广方式相对简单得多——Google Play与App Store两者联合垄断了90%的市场,而剩余的10%则由亿泰利多之类的发行商蚕食。而在游戏情报获取来源方面,有超过半数的台湾玩家(50.7%)在适才提到的调查中选择了“网络游戏论坛”,即台湾最大的游戏讨论社区“巴哈姆特”,而另有39%玩家选择的是“亲朋好友推荐”,足见台湾玩家的个人鉴别能力颇强,很少有人会上“贴皮膏药”之类小广告的当。

  至于大陆业内喜闻乐见的刷榜大业,在台湾并不怎么吃香。首先,台湾App榜单的算法与大陆不同,相对独立,一旦出现大量冲榜等异常变动,处罚手段也相当严厉,几乎与欧美看齐;其次,在讲究品牌信誉的台湾业界,靠刷榜上位的游戏其下场往往是饮鸩止渴,游戏社区“巴哈姆特”在其中起到了优秀的舆论监督作用,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无节操游戏往往会被喷得连渣滓都不剩,惨死街头。说到底,大陆厂商与其烧钱在台面下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倒不如把钱实打实地砸在电视广告或线下硬广里来得更加立竿见影。

  另外,在CSGIS座谈会上,戏谷策略规划副总吴东和也就此表示:台湾的发行商和运营商对产品的角度切入点和大陆是完全不同的。大陆的开发商在这个市场里竞争非常激烈,而且常常把不同的市场渠道混在一起做,许多产品刚刚开始上的时候,先从沿海开始做,然后往西部做,等从西部弹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了。但是在台湾,台湾很小,人也很少,当你产品一上去,就会马上受到冲击,如果说你无法通过这个检验,你的产品就会被刷掉。所以,台湾厂商在和大陆这边谋求合作的时候,在推广发行的具体执行方式上会非常谨慎。

  嘉宾们在座谈会里畅所欲言,随身游戏营运长廖启璋甚至把眼光放到了海外:“我本身常常在大陆拜访很多游戏公司,这些游戏公司都跟我讲,他们其实很想进入日本市场。而大家是没有门路进去的。我想过去可能是中国大陆和日本之间,其实是有一些矛盾和冲突在的。相对来说,台湾厂商更了解日本市场。日本的市场对大陆厂商来说都有高度的兴趣。在这方面大家可以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合作,帮助大陆厂商进入日本市场,去开拓那边的市场,我想这也是一个双方合作的机会点。”言外之意自不必多言——作为中华游戏业界的前哨战与桥头堡,台湾方面可以架起与海外市场沟通的桥梁。

  结语

  不是猛龙不过江,听起来充满了商机与诱惑,但两岸之间的旅途并不全是一帆风顺。投资稍有不慎,商机可能转瞬会变为杀机,猛龙过江也会变成死亡游戏。如何理性地看待这次两岸手游业界交流峰会,同时从中明晰判断出属于自己的那份机遇?一千个人眼中有着一千个哈姆雷特,希望本文会为您带来帮助。